首页» 媒体视角

艺术中国:【展讯】素履之往——蔡劲松马良书山水画展

来源: 北航文化与艺术传播研究院         时间:2014-12-08

    艺术中国网2014年12月8日发布【展讯】:素履之往——蔡劲松马良书山水画展
 

 

策展人:陈兰

主办单位:艺融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4年12月28日至2015年1月3日

展览地点: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一得阁书画城5层艺融美术馆

 

艺术家简历

蔡劲松,侗族,1969年11月生于贵州

现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宣传部部长

兼任文化与艺术传播研究院执行院长

北航艺术馆馆长,教授、博士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会员

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理事

马良书,1966年12月生于湖北

中国画画家,美术学博士

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艺术学副教授

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山外之山——谈山水画创作

蔡劲松

三十多年前,我坐在家门口的小木凳上眺望,乌江对岸的万胜屯山岭险峻拔地,方圆数里绝壁陡峭,巍巍然横亘于眼前。我暗自惊叹,这山之高伟,这山之雄远,竟然把我的视线遮挡住了。那时候刚刚学会“屏障”一词,我曾造句道:“万胜屯山峰连绵不绝,如同乌江明珠思南的屏障。”那似乎是我认识山水的初始。然王昌龄有诗云:“石脉尽横亘,潜潭何时流。”我当时并未意识到,眼前的万胜屯山峰以及身后的五老峰,早已像潜潭暗流一样淌进我体内的毛细血管——山的记忆与印象,首先以“屏障”的姿态,在我心中打下深刻的烙印。


蔡劲松 壁影秋声 纸本水墨 68x68cm 2014

乌江两岸的山峡,其实一直紧紧包裹着故乡的血脉,当然也时常左右我思维的脉动,浸润我游子般的心灵。我现在画山水画,每每面壁相向、铺陈宣纸,运笔走势之间,恍然隔空,心随山籁——在我的潜意识里,山是有灵魂的。她常常叫醒我,唤我的小名,引领我的笔端,淋漓尽致地皴岩抖坡、游走阡陌,我只身度外心却在场。正如最近我常对学生们所说,山水画创作最要紧的,是身心的自觉投射和精神的完全融入。


蔡劲松 花桃漫碧岭 纸本水墨68x68cm 2014


蔡劲松 林深梦逍遥 纸本水墨 47×76cm 2014

我的人生历程告诉我,对故乡山水的随想及回忆的反复沉溺,其实正是一种回归自然的创作方法,这或许带有点随意性、意象性,更多还属于精神描摹的范畴。我以为,这一范畴的确立与扩散,注定与个体生命经验及心灵轨迹相关联。庆幸的是,我生长过程中接受的自然馈赠,虽艰辛却饱满、富足,让我对土地、对山水深怀眷恋。

在我的人生哲学视域中,山如同穿越时空的意象存在,水则是时间深处的情感沉积;在我的自然生命历程中,山是精神之根,是朴拙的基因、挺拔的大地,时而沾染着灵气乃至霸气;水为灵魂之诗,是本性的音符、滋养的气韵,无时不刻透着深邃和惊叹……


蔡劲松 山水梦之二 纸本水墨 45x46cm 2014


蔡劲松 望秋 纸本水墨 96×180cm 2014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传统山水画通常被认为隐含着某些神秘的文化气息和审美特征。董其昌从梳理画史的面貌出发,将中国山水画归结为南北宗,认为“南宗画”即文人画出于“顿悟”因此倍加推崇,而“北宗画”多从“渐识”即勤习苦练中产生。今天看来,这实在是中国画发展过程中超越困境、寻求突破的主观构建与历史误会。近代以来,在诸多研究中,宋元明清山水画家们的形象,都有着较深的文化学养。他们不谙世事,过着与世无争或无以为争的寂寞生活,山水画只是他们抒发胸臆、寄托情怀、排解郁结的一种途径。于是,他们常常被冠以文人画家的身份。概览传世宋元明清的文人山水画,我以为中国画的变迁其实是经历了一个从画人、画迹、画意到画史、画观、画魂的递进,这种递进又具有时代性、社会性乃至文化的通透性。在这个意义上,与其泛泛地将这些画家的山水画定义为文人绘画,还不如归类于人文绘画为好。


蔡劲松 携彩到南山 纸本水墨68x68cm 2014

人文其实是一种见解和主张,是一种历史陈述和文化表征。人文当然更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涵养,一种朴质的、本源的文化自觉,一种对自然的关照、对生命的关切,以及对生生不息之生命景观的情感延续。

陈衡恪先生曾言:“盖艺术之为物,以情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故而,人文山水画的核心或要旨,取决于画者创作过程中的自我情感开掘和反省,在回溯传统的同时,是否怀揣对山水自然的赤诚和敬仰之心,是否不断注入人文价值和时代气度,是否在笔墨探索和艺术表现中寄寓精神理想与永恒的生命情感。


蔡劲松 月下清凉照 纸本水墨 92×46cm 2014

在我的山水画理念中,图景构成是自觉生发、自然奔涌而出的;笔墨意趣是抛弃华丽、远离浮华和炫技的;创作立场是具有心源性选择、生长经验与精神臆想指向的。山水画,终究该浸润着自然的率性、人文的层级和时间的深度——尤其是,在时间的深处,山水可跟随笔墨的自由、畅达和贯通而进化,反之就会因笔墨的庸俗而黯然失色乃至消沉。技术层面的山水画创作,不仅该知道从何处开始、又如何起笔,更为重要的是对怎样收尾、于何时结束应成竹于胸、昭然若揭。

在时间深处,绘山外之山,寻本心的悟道。

在时间深处,临水中之水,养血脉之生气。

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望隔岸江山,我心澎湃;开掘造化,笔墨生澜。

【原载2014年6月16日《文艺报》“世纪美术专刊”】
 

画余琐论

马良书

人生的美好境界直通艺术的美好境界,而艺术的美好境界又直达人生的美好境界,艺术指引了通达这一境界的隐秘的小路。成就美好的人生与成就卓越的艺术,绝不在于你是否在世态俗务中或社会名利场上获得如何的满足与得意。

艺术家需求心灵之充盈,而非财货之充盈,需求心胸之高下,而非名位之高下。心与神不衰,志与情不泯,生命活力就鲜活旺盛,生命张力就会火热强劲,就会处于好的创作状态。


马良书 故乡新绿映新桃 纸本水墨 50x90cm 2014

好的创作状态需颐养心性,历炼精神,需除尽尘俗之念,洗脱虚妄之性,弃绝燥浮之气,回归生命精神之本位。

艺术作品的生命正是与艺术创作者的生命直接对应的。创作者的生命以作品的活性而活着,艺术作品的生命也正是由创作者的生命感动所赋予。

对于学院背景的艺术研究者和实践者来讲,需秉持作为知识分子画家的一种属性。由于现代知识的形成不仅有本民族文化知识与经验的积累,也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既有对历史传统精华的博采,也有对未来知识的探索。它多元包容,将艺术创造引领到一个更有价值与意义的方向,这是作为知识分子艺术家所需要具有的基本属性。这看来还不够确切。需要补充的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基本属性,这类艺术家不仅在艺术本体上的探索总是指向更有价值与意义的方向,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艺术直接切入时代的真正要求,切中“社会的良心”。


马良书 枝头新添红粉装 纸本水墨68x68cm 2014

做一件事情又有什么价值呢?本无所谓有无的,做一件事情又有什么神圣的呢?本无所谓有无的,做一件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本无所谓有无的,那么,画画又有什么神圣的呢?其实也是本无所谓有无的。可是,我们总是要设定我们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我们所面对的事情、所要作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的每一天,不管所面对的事情、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琐屑,我们却要神圣地去面对它,因为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之所在。我想我们这类人总是逃不了一种宿命,这就是,总是认同一种神圣价值的存在,我们的存在总是会指向这一价值。我们往前走的路,总是会指向这一价值的方向,虽然也许会没有结果,没有成功,走不到终点。不用管这些,只需走向这个方向,一路向前。

缺乏文化价值的判断必然导致艺术创作话语能力的丧失,必然缺乏当代艺术取向的思考力,必然缺乏艺术历史使命的担当。

选择了一种文化使命的担当,既需把根扎在中国文化的厚土之中,又需把丰茂华彩的枝条伸展在现时代的新鲜空气里。对一切好的东西持开放的态度,并不是将众多繁杂的东西拼装到一起,而是运用一种综摄整合的能力,纵横于古今之间,开拓一种新东西,推进一种新高度,这显然是要付出非凡的艰辛与非凡的智慧。


马良书 半坡田陇半坡花 纸本水墨 50x90cm 2014


马良书 菜花桃花一处开 纸本水墨34x34cm 2014

艺术创新的现实高度与艺术史的高度之所以成为衡量艺术创新价值的基本尺度,是因为任何一个艺术创造行为都不可能超越现时代生活与现时代精神这一范畴,并且于这一范畴里呈现出创作者的创作取向的高度,没有这一高度,失去对这一范畴的深刻性的挖掘与表达,就不可能产生新的创造,就不具备新的价值。同时,艺术创新价值又表现为对美术史的一种推进,无论是审美范畴或艺术语言范畴,新的艺术创造必然具备这一维度上的价值定位。因此,艺术创新既要站在现实的高度,又要站在美术史的高度。


马良书 菜花田里听蜂鸣 纸本水墨 136x68cm 2014


马良书 岁岁芳菲花绕房 纸本水墨34x34cm 2014

中国画的创新是在文化认同、精神归宗的前提下进行的。由于新的外部环境产生了改变,新的观念与原有观念产生了分化,旧有范式难以满足,必须重起炉灶、重开门户,重新建立新的范式。这相对于中国画的原有谱系来讲是一种开派式的,但最终新的范式由于形式与精神的认同而又重归谱系。

绘画艺术的目的一方面提供审美愉悦;另一方面,往往并不指向单纯的美感获得,而导入对意义的揭示。好的艺术创造离不开人文精神的积淀、文化意义的承载与文化价值的指向。

好的画,一方面要有触动心灵、高度纯粹的形式语言;另一方面,也要有投向社会人生的直视,抑或深含诗心的畅怀。

绘画语言的美,诗意的美,在一幅好画中是统一的。我认为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具有相当的难度与高度,这依赖艺术家极高的灵性、极高的技巧、极高的才情、极高的人品才能发掘得出,表达得出这两种美来。


马良书 天净山空明 纸本水墨136x68cm 2011

我认为中国画具有高度纯粹性的语言美感,这种特殊的、唯一性的美感,是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达不到的,具有唯一性。
 

编辑:余 敏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观众留言